郑州精神病医院精神科

那些年被抑郁症夺去生命的名人

2018-12-07 08:13来源:★郑州金水中医院 进入精神科医师答疑区 点击咨询医师

  罗宾·威廉姆斯

  美国警方发布声明,美国影帝罗宾·威廉姆斯当地时间11日在加州寓所用皮带在卧室门上上吊自杀,终年63岁。威廉姆斯不单饱受帕金森氏症及严重忧郁症的折磨,更患有未被确诊的失智症。

  威廉姆斯的妻子SusanSchneider缅怀:“这个上午,我失去了我的丈夫和我好的朋友,全也失去了一个备受爱戴的艺术家、一个善良的人,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悲恸的时刻,我想代表我的家庭,请求大家尊重我们的隐私,同时也希望大家记住威廉姆斯为大家带来的欢声笑语而不要一直关注他去世的这一悲伤的消息。”

  作为美国的喜剧电影演员,罗宾·威廉姆斯曾赢得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美国演员工会奖、格莱美等荣誉,其代表作有《早安,越南!》、《死亡诗社》、《勇敢者游戏》、《心灵捕手》。

  作为一名伟大的喜剧演员,威廉姆斯在作品中了别人,而自己没有得到救赎,把自己的幽默给了观众,自己却留下了一片黑暗。一个喜剧天才,用极端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能不叫人扼腕而叹。

  相比较明星来说,普通人每天睁开眼可能想到的是具体的柴米油盐。对个体生命来说,名利都是身外之物,要学会自己的心灵找到出口。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历史名人如牛顿、达尔文、林肯、丘吉尔等都患过抑郁症。英国王妃戴安娜一生中共患过4次抑郁症,多次自杀,心理医生为她治疗了2年。

  其实,在我们熟知的名人当中,有些人没有迈不过去那道坎儿,有些人正在跟自己作斗争。看看,那些年因抑郁症而离我们远去的TA们——

  张国荣

  2003年4月1日,在西方愚人节的这,张国荣从位于香港中环的一家酒店24楼纵身跃下,一代就此陨落。张国荣抑郁病史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据传事业与感情是他患病的主要原因。他曾在1987年代自传中这样写道:“我想自己可能患上抑郁症,至于病源则是对自己不满,对别人不满,对更加不满。”

  张纯如

  华裔女作家张纯如以《南京大屠杀》一书闻名,然而研究这一惨痛的历史终让她患上了抑郁症。尽管她尽力抵抗在调查与写作南京大屠杀过程中给她思想和精神造成的创伤,但终也没能抵御死神的召唤。被路人发现用手枪在美国加州洛斯盖多自杀于汽车内时,年仅36岁。

  三毛

  因感情受伤早已患上抑郁症的三毛,很早就常有严重失眠、幻听幻觉等精神异常症状。1991年1月2日,她因子宫内膜肥厚入住台湾荣民总医院住院检查,1月4日凌晨,三毛在医院被发现自缢而死。

  阮玲玉

  阮玲玉是中国默片时期具代表性的演员。由于婚姻不幸,终选择服毒自尽摆脱痛苦,年仅25岁。阮玲玉应该是一个典型的的抑郁症例子,为情所困,为情所伤,后又为情而亡。情感危机可能会让一个人瞬间就陷入抑郁的状态。

  海子

  相信很多人都读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篇直白展露出诗人海子内心对幸福憧憬的名作,却无法改变四任女友都因他的贫寒先后离去的现实。海子在死前的相当长的时间里,是有精神分裂倾向的,直至后来发展为精神分裂症。(这从他死前给家中的遗书中可看出,在遗书中,他说有人要害他,要家人为他报仇。)由此,在他的诗中,分裂的、断开的、破碎的诗歌景象不断涌现。

  贾宏声

  2010年7月5日,贾宏声从朝阳区安苑北里小区某栋楼14层坠楼身亡,年仅43岁。经初步调查,警方已排除刑嫌,这意味着警方初步认定贾宏声坠楼非他杀。

  陈琳

  2009年10月31日,歌手陈琳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39岁的生命。就在她离开前的几个小时,她的好友张强(80年代一直很红的女歌手,代表作《烛光里的妈妈》)还在给她做吃的,拿出吉他让她弹。陈琳说:“我都好久没用碰这种东西了。”趁张强熟睡之际,陈琳从楼上跳了下去。

  陈宝莲

  陈宝莲17岁参加“亚洲小姐”的竞选,可惜名落孙山,继而投身三级片行列,后来她以台湾富商黄任中的干女儿,与其出双入对,暧昧不清。陈宝莲演艺路和感情路走得并不顺畅,由于被疑似嗑药,精神状况不太稳定,上演过大闹住家、机场等新闻事件。2002年7月31日傍晚,有过多次自杀和自残经历的陈宝莲,在上海静安区南阳路一幢公寓的24楼跳下去,终年29岁。

  尚于博

  尚于博以自杀方式结束了自己年仅28岁生命。熟悉他的人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实际上,他患抑郁症已有好几年,时好时坏,近期病情加重,深受病痛折磨。在此过程中,他选择了默默承受,尽管也想到求助心理医生,但依然还是靠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和痛苦抗争,把表面欢乐和美好都留给了别人。

  乔任梁

  2016年9月16日,乔任梁因严重抑郁症自杀。2016年9月17日,乔任梁经纪公司通过媒体发表声明:“去年在繁重的工作中,遇上外界种种对他不实的报道和中伤的话语后,他患上了抑郁症。他的工作态度一向认真严谨,力求,拖着病体坚完成他已允诺的工作,外界发出的歪曲事实和中伤他的言论报道,使他被误解,种种被猜疑的声音给他造成无形巨大的压力导致病情加重,黑暗和绝望一度伴随着他。这一年,访医问药,减少工作,度假散心,我们眼看他慢慢有了笑容,病情有所好转。却不料他用决绝的方式摆脱不可承受之病痛,与世诀别。”


Copyright @ 郑州金水中医院
本站关键词 郑州金水中医院www.zzjsjsk.com
医院地址: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23号
郑州金水中医院网站上医疗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看病依据,请遵医嘱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