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精神病医院精神科

漂亮女人“BABY恐惧症”

2019-02-26 08:12来源:★郑州金水中医院 进入精神科医师答疑区 点击问答医师
据一项针对硕士以上高学历人士的调查显示:年轻白领对生育目的的选择依次是:“组成完整家庭”、“带来快乐与爱”,之后才是“取悦父母”、“维系夫妻关系”和“传宗接代”。而“牵扯精力”(25.4%)、“影响工作”(16.7%)、“经济能力有限”(18.6%)以及“影响二人世界”(13.6%)等,则成为他们害怕生育的主要原因。这项调查说明了,在现代都市中,“baby(小孩)恐惧症”越来越普遍。

蜜月之后的刘列伟一直提心吊胆,按照传统婚姻惯例,接下来他要与娇妻运行的将是生儿育女这一程序。作为一位高级经理人,其iq、eq皆无可挑剔,公共关系应付自如,家庭生活也美满和谐。然而,对于孩子,他的厌烦,或者说恐慌心理绝非专业培训可以改造的。“自成年后,我便对孩子有一种厌恶心理。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我曾经尝试过这方面的心理治疗,努力亲近孩子,可结果却令人沮丧。”刘列伟自嘲,“我 患有‘baby恐惧症’,无药可救。”尤其是那次他嫂嫂因为有急事,把2岁的儿子凯凯托付给他照顾了一个下午之后,刘列伟对小孩就更是敬而远之。“我从没想到,2岁的小孩子还需要这么多的照顾。他把够得着的任何东西都往嘴里塞;吃东西的时候又把食物到处粘;还有,我刚写好的一份计划书竟遭到了他的‘毒手’,一分钟之内就‘粉身碎骨’了……我知道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样的,我没办法和他们沟通,我根本不能照顾或是控制他们。”

现在的年轻人追求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喜欢拥有独立的生活空间,受不了被“拖累”的感觉。而宝宝是一类“无助”群体,他们没有能力保护和照顾自己,他们可依赖的,只能是身边的成年人。“与宝宝在一起,成年人就必须得有保护他们的责任心,必须放弃自己的一些***活动,必须改掉平日里随意、不羁的样子。”听人说着这些与宝宝相处时所应有的“操行”,刘列伟汗都流下来了。

“我一个人住在酒店式公寓里,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我不想改变什么。”周维维是一家投资银行的客户经理,属于典型的都市白领,忙碌的工作和活跃的个性使他的生活自在而充实。

“我是个自由随性惯了的人,上班时间四处去洽谈业务,下班了就和朋友去泡泡吧,或者去健身房出一身大汗,回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多晚睡都没问题。可如果让我背负照顾小孩子的任务,那我可真是受不了,甭说别的,光是这种被‘捆绑’的滋味就会要了我的命。再说,对孩子是要负责任的,平时工作上的责任我已经担得够多的了,我可不愿再背上这么个‘包袱’。还有,我挺爱干净的,而小孩子却总是会把一切弄得乱糟糟、脏兮兮,我可不想别人把我生活规矩打破了。”

相信像周维维这样,因为特别重视自己生活的自在快乐而抗拒孩子存在的人,决不在少数。年轻人向往自在随意的生活是很自然的;而工作压力也让他们不愿再承受孩子带来的另一种意义上的额外责任,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就让我痛痛快快地享受自由无牵挂的生活吧!”或许,这就是周维维们“baby恐惧症”的成因吧。

已是准新娘的程岚打趣道:“我感觉自己还没有尽情享受完童趣,凭什么必须把对自己的爱心像切蛋糕一样分一块给其他小朋友呢?”“在公司,我年纪小,他们都叫我‘童工’,我喜欢被大家宠着的感觉,我喜欢自己‘卡哇伊’的心态和生活。”

诚然,伴随着流氓兔子、***、蜡笔小新之类走向社会的一代,已经习惯将生活简单化、动漫化。就如《绝世好baby》中的古天乐,自己就依稀是个顽童,岂能指望他以成人的臂膀来呵护孩童呢?

除了上述几个原因外,女人患“baby恐惧症”的原因似乎更多。对生育的恐惧,以及对生育后体形变化的恐惧,使她们更感问题严重。此外,生育对事业的影响,也是她们顾虑的一个因素。要前途还是要后代?白领女性面临着两难选择,似乎无论选择什么都要有所牺牲。个别女性正是因此而被迫走上“丁克”之路的。

晓延一结婚就和老公敲定了5年不生养计划。可是,却和孩子不期而遇,左思右想之下,她决定生下这个小家伙。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公司同事的反应看似一切正常,大家都表示热烈欢送她这位准妈妈。可等她生完孩子回到公司,却发现位置早已被别人坐了,她只好另谋出路。她自我安慰说:“历来女人都是这样,就像一台486电脑,不是不能用,而是有更新更快的版本可以替代自己。”

38岁的张建庆和34岁的王芳结婚已经6年,他们在美国和上海拥有3处住所,但没有一个小孩。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这个话题对他们来说变得越来越敏感,也可以说是这对幸福夫妻生活中惟一的“缺憾”。

“要一个孩子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虽然我们计划过很多次,”在上海一家电子企业担任经理的张建庆说:“我们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洛杉矶,一年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3个月。”生育的代价也让他们欲行又止,这意味着王芳将失去12万美元的年薪。

对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夫妻来说,按照有关规定是有可能申请生育第二胎的。然而,对于这些大多数出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后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是否真的想生第二胎呢?在某化妆品厂工作的江倩明确表示:“我肯定不会生第二胎。现在竞争那么激烈,生育孩子既要休产假,又要在孩子出生后悉心照顾,这对女性的事业 有影响。我和先生连什么时候生榜首个孩子都没有达成统一,他希望我早点生,而我则希望事业更有成后再考虑。因此,生第二个孩子的事,我们 不会去考虑。”

Copyright @ 郑州金水中医院
本站关键词 郑州金水中医院www.zzjsjsk.com
医院地址:郑州市金水区政七街17号
郑州金水中医院网站上医疗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看病依据,请遵医嘱接受治疗!